修学心得

当前位置:首页 - 菩提心路 - 修学心得

近期修行感应与心得—无为幢
发布时间: 2016年02月19日 09:46     点击量:     发布者:羯摩幢    作者:


一、略感

时光荏苒,这已经是我跟随阿奢梨修行的第7个年头了,从最初的20出头,现今已经31岁了。修行路上的酸甜苦辣,化作过眼云烟,人生所要把握的无非是每一个当下。

还记得从第一次见到阿奢梨的照片,我便认定这是我的根本上师,是我一生以及生生世世将要追随的人。于是不畏路途遥远,终于见到阿奢梨,终于求到准提法,终于找到回家的感觉,找到根。眼泪和一切的语言都无法形容与阿奢梨的相遇,这就是我的人生,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缘起,它使我看到生命尽头,熠熠生辉的真理和自在。

二、心灵的自在

这无疑是我遇到的最殊胜的一支准提法脉,它来源于开元三大士,来源于盛唐,纯正的加持力,使我的生命和心灵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。

是的,最大的感应,不是天花乱坠,不是地涌金莲,不是见光见佛,不是舍利遍现,而是内心的解脱和自在,而是心灵的自由,是无形的满足与快乐。我想这是我近7年来最大的收获。

是的。我从来没有过如此的。轻松。自在。即使在这纷纭的人世之间。

如果我们的心能够一点一点地放下,那么我们也会一点一点地自在和快乐,我想这正是清静自性逐渐彰显的征兆吧。

法脉的加持力,不是神奇到佛陀显现,而是在世间的历练中给予你加持,使你在这五浊世间种种的烦恼之中,能够找到清静的莲花,能够逐渐观察到实相,并安住在实相之中,那才是真正的快乐,真正的加持。

三、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

自古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,修习如此殊胜之法脉,必定会有累世的冤亲债主来阻碍,因为他们并不想你获得解脱,并不想你获得自在。更毋庸说护法示现的暂时考验。

但是这几年。我看到无数的人因为一时的障碍而离开法脉、离开阿奢梨,更看到一些人因为阿奢梨一时的训斥而选择离开,其实他们并不明白,那只是阿奢梨的权巧方便,为的是让我们迅速放下内心的执着。还有一些人嘴上说自己具有信心,但是护法稍微一示现考验,便信心全失,选择它处再择高人。其实他们并不明白,累劫的业力和习气以及冤亲使他们错过了最清静的皈依处。我只能叹息,缘分还不到吧,也许他们还要在这轮回之中经受更长一些时间的历练。

我也看到很多师兄战胜业力示现的障碍,显示了无比的信心与决心,这些师兄往往一层层打薄自身的业力,逐渐摆脱了业力厚重如山的压迫,逐渐获得聪明、智慧、清静、自在。是的,凡是经历过几年的师兄,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觉受和自在,那是因为业力一点点被磨薄的缘故。

自古真修行者,都是要经过一番磨练的,世间怎会有免费的午餐?没有苦尽,哪得甘来。你做好了准备吗?

四、邪人下降,护法得解

修行从来不是一番风顺的,大约是2015年年中,受当地两位知名的师兄邀请,赴一地方见一位“高人”。这位“高人”也是出家人,但是却抽烟,正在我疑惑之际,师兄们说师父是成就者,师父抽烟不像我们抽烟,师父能对治了烟毒,只是如此示现,你看师父抽烟但是你能闻到烟味吗?我左闻右闻果然闻不到一点点烟味,也罢,毕竟人家是高人,先喝茶。

茶中有一种非正常的苦味,我没有在意,“师父”还问觉得味道怎么样,我应酬着说挺好。“师父”说他修某法门,后来自己“明白了”,得道了,就出来开始弘法。“师父”还讲了一段他是如何了得的公案,说在南方有两位居士也修准提法,修得可以观到自身的气脉、明点,甚至能观到别人的,两位居士见到“师父”后一观,发现这师父没什么能耐,于是便不再想深交,但是师父说先喝茶,随后你们就知道我有没有能耐了。两位居士于是陪师父喝茶,师父说喝完茶,两位居士开车走,走了一半又回来了,说终于明白师父是高人,求师父帮帮他们。这一公案我也没太在意,觉得人家果然是高人。师父说我们去佛堂打坐吧,这一坐出了问题。我发现我怎么都无法静下了,而且莫名其妙浮现一些鬼怪的形象,我也没太在意,觉得可能今天状态不好,确实定不下来。“师父”说,你看看,你不是觉得你修得挺好吗,定力挺高吗,我看你连十分钟都坐不下来,这下你服了吧。我不明白缘由,只是觉得今天怎么就不如人家,坐不住,你看人家,静静地坐着,纹丝不动。

随后是告别师父,两位师兄中的一位说你以后遇到事情,肯定还会来找师父的,你会觉得找到了真正的皈依处,离不开师父。这位师兄还说当时在场的一位皈依师父的女师兄,发了愿吃素,第二天就不能吃荤的了,有一天吃了一口海鲜,差点连命都没了,医院都治不好,后来来找师父才好。师兄还提到好多师兄都是遇到疾病等等问题,来找师父,结果师父总能治好。我也没太觉得不对劲。

开车回去的路上,我才觉得不对劲。头脑里莫名其妙出现恐怖的场景,觉得浑身发冷,车都快开不了了。第一感觉是,坏了、我被人下蛊了。一股恐惧感油然而生。内地怎么还有人用蛊毒这种巫术?而且中了蛊毒我知道后果有多么严重。有的蛊毒连蛊师自己都解不了。中蛊者往往被下蛊者控制精神意识。我的头脑里回想起喝茶时候的奇怪味道,脑海中一遍遍出现鬼怪的脸孔和场景,我觉得我一定是中了蛊毒了,身体很冷很冷,腹部还莫名得痒。要命的是,有的蛊毒即使能找到蛊师解除了巫术,但是蛊虫是一种微生物,它们有可能长期寄生在你的体内。无论怎么样先回家,再想对策,于是我忍着痛苦往家开。

一夜没有怎么休息好。向阿奢梨求助?这是最初的念头。阿奢梨会不会怪我修了这么多年,怎么还有这么多业障,净招惹这些人,又制造了这么大麻烦。犹豫再三,怕师父训我。没敢给师父打电话。最后给大师兄发了短信,大意是我中蛊了,你得救我,赶紧帮我向师父求救。

大师兄回信。你可能想多了。没事。

哦。也许吧。但是我好冷好冷、好痒好痒。头脑里还是一个劲不由自主地出现鬼怪的画面。楞严咒。念楞严咒降魔吧。于是我开始持诵楞严全咒。跟阿奢梨修行这几年,各种咒的咒力已经可以当下感受到。楞严咒持起,痛苦立刻减轻了,但我知道这只是强压,只要不持咒,痛苦很快又会升起。

于是我动的念头是,真是“道高一尺、魔高一丈”啊,这是来磨我,让我学习楞严咒,精进持诵本尊咒啊。于是觉得随缘吧,反正能学到东西。但是巨大的痛苦让我直出冷汗,忍不住了,给大师兄打了几个电话,没接,忙着。

好吧。那我继续自己对治吧。楞严咒和本尊咒交替持诵,一持咒缓解,不持咒就不行。莫非是本尊不灵了?但是心里另一个声音告诉我。这正是本尊给我安排的课程。也是因果业力的缘由我所该经受的。

第三天大师兄发来信息。不是蛊毒。你被人下了降头。我问是师父说的吗。答,阿阇梨看过了。我说那请师父帮忙给解吧。大师兄发过来的信息让我又喜又忧。大意是这点事情还犯不上请师父劳心费神。你祈祷护法和本尊吧。没事的。

于是我开始思考。怎样用心才能解了这个降头。根据大师兄的信息。我可以确定的是,他下的不是蛊,而是降头,这样我放了一半的心,至少不存在蛊虫的威胁了。 而且从他下降头的手法和症状看,应该属于灵降,也就是让一堆小鬼、鬼魂来缠你的身。这个反而好解,只要有本尊、护法在,就不会出问题。

于是我反而放心了。和这些小鬼商量,既然你们找上我那也是有缘,这样吧,我把功德回向给你们,你们在我身边和我一起修行,相安无事。但是这只是你单方面的想法。后面几天彻骨的寒冷、身体发痒、头脑里出现鬼怪的画面、觉得思维意识被别人影响,这些感受越来越强烈,甚至让人抓狂,还不停得想上厕所,公共场所刚去了不出3分钟,又要去,如此反反复复,我快要被折磨虚脱了。

但是强大的咒力加持让我的心还没有定力全失,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还是发心和他们共同修行,帮他们成就,希望他们别再闹。貌似他们或者他们的主人有很强烈的想法,那就是让我去找那位“高人” 求助,供养肯定是少不了的。我坚决不去。但是依然痛苦着。

第十天我撑不住了。打算换个思路。于是我猛力祈祷大黑天玛哈嘎啦,他们要是不想好好修行,就祈祷玛哈嘎啦收拾他们。当下就见效了。减轻了很多。晚上做梦,梦见护法带我去找下降那个人的老巢。第二天大轻松。

于是我又发心,这下你们老实了吧,乖乖得和我一起修行吧,功德都回向给你们。又闹。难受得我快崩溃。看来和平共处,共同修行行不通,它们不吃这一套。这下咋整?降服吗?这与我平时慈悲为怀的佛学观念有些相背。我内心很矛盾。

但是我的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。这样下去我会没命的。于是我祈祷玛哈嘎拉,如果他们还是折磨我,就请制服他们,不计后果。当天晚上有了梦应,梦见护法和我在屋子里一起捉鬼,到处找他们的身影,最后一只吸血鬼被我抓在掌心,他的头逐渐耷拉下来,眼睛六神无主、茫然不知所措而又痛苦。第二天身体彻底好了,觉得阳气一下子就上来了,之后再也没有难受过。

第二天两位师兄中的一位告诉我那位“师父”走了,离开了这个城市,没有说去哪了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其实我知道这是降头术被破,反噬到他自己身上的结果,他养的那些小鬼还要再找他的麻烦。因果从来不虚。这十天左右其实我也尝试过离开我所在的城市,以减轻痛苦,因为民间流传中降头术后离开施降的地方越远,降头术的力量会越小,但是之于我效果不大,我想可能因为灵降受距离影响较小的缘故吧。我想摄于护法的威力,这位降头师离开这个城市,去避风头了。也可能是,护法不让他再踏进这个城市。

听两位师兄说,这个城市皈依这位“高人”的师兄有50人左右,大多是有了各种各样的病痛,一找这位“高人”就准能解决,有的需要多次“治疗”。其实我心里明白,这不过是降头师用降头术控制了他们的精神和身体,任由降头师摆布。但是两位师兄中的一位依然坚持是“师父”救了他,他说“师父”放焰口的时候,他亲自看见了鬼脸。我倒是觉得,之于这位“高人”,这并没有什么奇怪。

后来听当地白马禅寺的住持说,这位高人曾在白马禅寺常驻,但在寺院屡次犯戒等等,寺院选择了让他离开。

释迦牟尼佛说:“诸行无常、诸法无我、涅盘寂静。”是为三法印,以证佛法真伪。

五、正法眼藏

以上的例子只是众多例子中的一个,其实见光、见佛、菩萨下降、感得梦应等等光怪陆离的例子不单是我,其他师兄也有很多,但我觉得这都不是佛法。赵州禅师说:“平常心是道。”我觉得是比较中肯的。

阿奢梨说:“诸恶莫作,众善奉行,自净其意,是诸佛教。”这七佛通偈就已经包含了佛法的全部。又说:“四处求法,不知法为见性,道在安心,心安则道隆,无我则菩提芽种自生。”我觉得这正是道出了佛法的真谛。

随着法脉弟子的增加,师兄中开眼的有很多,但是老弟子都知道,本尊和护法遮止了很多类似现象的发生,因为一味沉迷在里面,只会使我们逐渐迷失掉真正的智慧。心若不能解脱,整其他的,都是白搭。

跟随阿奢梨修行这几年。觉得贪、嗔、痴逐渐减少,内心清净的自在逐渐显发出来,整个人越来越轻快、快乐。我觉得才是真正的感应。

是的,我经历了很多。就像上面举的例子,类似的磨练还有很多很多,直到你的心能放下爱欲、执着、嗔恨。有很苦的时候,苦得快撑不下去,但我知道阿奢梨、本尊、护法一直都在,从未曾离开我。有快乐的时候,但我知道一切的快乐不过都是过眼烟云,终有一天还要归于空幻。

你能在痛苦的时候忍受,在快乐的时候不迷失,那你就是走在修行的路上。所谓最大的加持,就是使你的心逐渐明白,从此不再一味得被烦恼所左右。

我是一个很笨拙的人。但是我知道阿奢梨是真正的成就者。这支法脉是一支清静的法脉。只要跟着阿奢梨走,只要处在法脉的真正的加持之中,解脱就不是没有希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无为幢

                    2016年2月15日